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.cottonbowlgame.com
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歷史人物 >

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故事

發布時間:2019-10-16 22:14:11 來源: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:
  李斯,楚國上蔡人。年輕時在郡中做小吏,他見公家廁所中的老鼠吃著不潔之物,人、犬走近時,多次現出驚恐的樣子。李斯進到糧倉中,觀察倉中的老鼠,這些老鼠吃著積存的糧食,住在大房子里,沒有人、犬打擾的憂慮。于是李斯嘆息說:“人的好與壞如同老鼠啊,在于把自己放到什么環境中罷了!”
  
  于是向荀卿學習帝王之術。學成后,考慮到楚王不值得效力,而六國都弱,沒有可以建功的國家,打算西行入秦。李斯向荀卿辭別說:“我聽說遇到時機不可懈怠,如今正是爭奪天下之時,游說之士掌握著事態發展,F在秦王要吞并天下,稱帝統治,這正是不得志者奔忙之時和游說之士的好時光。身處卑賤地位而不考慮改變的人,這是禽鹿見肉而不想吃,長著人的面孔光能走路罷了。所以恥辱沒有比卑賤更大的,悲哀沒有比窮困更甚的。長期處在卑賤之位,困苦之地,批評世事厭惡利益,自認為追求的是與世無爭,這不是士的情懷。所以我將西行游說秦王了。”
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故事
  
  到了秦國,正值莊襄王死,李斯就謀求做了秦的國相文信侯呂不韋的舍人。呂不韋對他有好感,任命他為郎(侍衛)。李斯因此有機會進言,他向秦王分析說:“普通人,是因為離開了他的機會。成就大功的人,在于利用破綻和事端而殘忍行事。過去秦穆公的霸業,終究沒能向東吞并六國,什么原因?那是由于諸侯還很多,周朝的國運還沒衰落,所以五霸迭起輪番尊奉周王室。自秦孝公以來,周王室衰微,諸侯相互兼并,函谷關以東只有六國,秦國乘勝征服六國諸侯,已經六代了,F在諸侯服秦國,如同郡縣。憑秦國的強大,大王的賢明,如灶上除塵垢,完全能滅掉諸侯,成就帝業,使天下統一,這是萬世難逢的時機,F在如果懈怠不加緊利用,諸侯重新強大,相聚合縱,那時即使有黃帝那樣賢明,也不能兼并了。”秦王于是任命李斯為長史,聽從他的計策,暗中派遣謀士帶著黃金珠玉去游說諸侯。諸侯名士能夠用財物拉攏的,便厚贈勾結他;不歸附的,用利劍刺殺他。離間諸侯君臣的計策奏效后,秦王就派他的良將隨后到來。秦王任命李斯為客卿。
  
  恰值韓國人鄭國來秦國做間諜,目標是修筑灌溉水渠,修成后被發覺。秦國的宗室大臣對秦王說:“諸侯的人來侍奉秦國的,大都是為各自的主人在秦國游說,離間秦國罷了,請求驅逐所有的外客。”李斯也在驅逐的計劃中。李斯于是上書道:
  
  “臣聽說俗吏倡議驅逐客卿,我自認為這是不恰當的。從前穆公尋求人才,在西方的戎地獲取了由余,在東方的宛地得到百里奚,從宋國迎來了蹇叔,從晉國到來了丕豹和公孫支。這五人,不出生在秦國,而穆公使用他們,吞并二十個國家,于是稱霸西戎。
  
  孝公用商鞅變法,移風易俗,人民得以繁衍,國家得以富強,百姓樂于效力,諸侯親近畏服,戰勝楚、魏的軍隊,獲得千里土地。直到今天,國家仍然安定強盛;萃醪捎昧藦垉x的計謀,攻下三川之地,向西并吞巴、蜀兩地,北部收服上郡,南部攻取漢中,包圍東夷各部,控制鄢和郢,向東占據成皋險關,割取了肥沃的土地,于是瓦解了六國的合縱聯盟,使它們爭著向西服事秦國,功業一直影響到今天。昭王得到范雎,罷免了穰侯,驅逐了華陽君,加強了王室權力,杜塞了權貴私門,不斷蠶食諸侯各國,使秦國成就了帝業。這四位君王,都是依靠客卿的功勞。由此看來,客卿有什么對不起秦國的呢!假使這四位君王拒絕客卿而不接納,疏遠賢士而不加任用,那么國家就沒有富足的實惠,而秦國也沒有強大的名聲了。
  
  “現在陛下得到了昆山的美玉,擁有隨侯的明珠、卞和的寶玉,垂掛著明月珠,佩帶著太阿劍,騎著纖離馬,豎著翠鳳旗,立著靈鼓。這幾件寶物,沒有一件是秦國出產的,而陛下卻喜歡它們,為什么呢?如果一定要秦國出產的才好,那么夜光珠璧就不能用來裝飾朝廷,犀角象牙的器物就不能拿來欣賞玩樂,鄭國、衛國的美女就不能住在后宮,豒馬是等駿馬也不該養在馬棚里,江南出產的黃金白錫就不能使用,西蜀出產的丹青也不能作顏料了。如果用來裝飾后宮、充作姬妾、使人賞心悅目的都一定要出產在秦國才行,那么,宛珠裝飾的簪子、嵌著璣珠的耳墜、綢帛制成的衣服、錦繡制成的飾物,就不會進獻到面前,而且隨世俗而美化的嬌艷窈窕的趙國女子也就不會侍立在兩側了。只有敲擊著水瓶,叩打著瓦罐,彈著竹箏,拍著大腿,嗚嗚地歌唱,來快活耳目的,才是地道的秦國音樂;而《鄭聲》、《衛聲》、《桑間》、《韶樂》、《虞樂》、《武舞》、《象舞》等,都是別國的音樂,F在舍棄了敲擊水瓶瓦罐而親近《鄭聲》、《衛聲》,撤除彈竹箏而采取《韶樂》、《虞樂》,像這樣做是為什么呢?使眼前快意,適合觀賞罷了!現在用人卻不是這樣。不問是非,不論曲直,不是秦國人就讓他離開,是客卿的就驅逐他。這樣做就是看重女色、音樂、珍珠、寶玉,而輕視人民。這不是用來統一天下、制服諸侯的策略。
  
  “我聽說土地廣闊糧食就充足,國家廣大人口就眾多,軍隊強盛士兵就勇敢。因此泰山不排斥土壤,所以能成就它的高大;河海揀擇細小的水流,所以能成就它的深廣;帝王不拋棄民眾,所以能顯揚他的恩德。因此土地不論東西南北,人民不分本國別國,一年四季充實美滿,鬼神就會降下幸福,這是五帝三王無敵于天下的原因,F在大王卻要拋棄人民,讓他們去資助敵國,排斥賓客而讓他們去服事諸侯,使得天下的賢士退縮而不敢去西方,止步不再進入秦國,這就是所謂的‘借兵器給敵人,送糧食給盜賊’啊。
  
  “物品不是秦國出產的,但值得珍貴的很多;士人不是在秦國生長的,但愿意效忠秦國的也很多。如今卻要驅逐賓客去資助敵國,損害人民去加強仇敵,使得國內空虛而外部又與諸侯各國結怨,這樣要求國家沒有危險,是不可能的。”
  
  秦王于是廢除驅逐客卿的命令,恢復了李斯的官職,終于采用了他的計謀。李斯的官職提升到廷尉。經過二十多年,秦終于吞并天下,尊奉國君為皇帝,任用李斯做丞相。
  
  又拆毀各郡縣的城墻,銷毀兵器,表示不再使用。使秦朝的土地一尺也不分封,不立宗室子弟為王,不封功臣為諸侯,使以后沒有攻戰的禍患。
  
  秦始皇三十四年,在咸陽宮擺設酒宴,博士仆射周青臣等人頌揚始皇的威德。齊國人淳于越進諫說:“我聽說殷代、周代的王位繼承了一千多年,他們分封宗室子弟和功臣,作為自己的輔佐,F在陛下擁有天下,而宗族子弟卻只是平民。一旦出了像田常、六卿這類禍患,沒有輔佐的力量,將靠什么來拯救呢?辦事不借鑒古代的經驗,而能維持長久的,我沒有聽說過,F在周青臣等人又當面阿諛奉承,助長陛下的過失,他們并不是忠臣。”
  
  秦始皇把這個奏議交給丞相李斯處理。李斯認為他的說法很荒謬,就指斥他言辭中的錯失,上書說:
  
  “古時候天下分散混亂,不能統一,因此諸侯同時并立,人們說話都是借古諷今,矯飾虛言來攪亂事實。人人都以為自己的學說最好,并用來否定朝廷建立的法令制度。
  
  現在陛下已經統一天下,分辨了黑白,確立皇帝一人之尊,可是各家學說卻一起非議朝廷的法令制度,聽說朝廷的法令一頒布,就各自根據自己的一套學說來議論它,在家里就在心里發泄不滿,在官府外就街談巷議。以非議君主來揚名,以志趣不同為高明,率領群眾來制造誹謗。這種情況如果不禁止,那么君主的威勢就會從上下降,而黨羽就會在下面形成。這種情況只有禁止才好。我請求,凡是民間有收藏《詩》、《書》、諸子百家著作的,都要清除、燒毀。從命令下達起滿三十天還沒銷毀的,受黥刑,并充當筑城的勞役。不用銷毀的是醫藥、占卜和種植之類的書籍。如果有想學習法令的人,可以拜官吏為師。”
  
  始皇認可了李斯的奏議。沒收燒毀了《詩》、《書》和諸子百家的著作,以使百姓愚昧無知,使天下不能再借古非今。修明法度,制定律令,都是從秦始皇開始的。統一文字,修筑離宮別館,遍及全國。第二年,始皇又巡視天下,對外平定了四方異族,李斯都是有功勞的。
  
  李斯的大兒子李由擔任三川郡的郡守,幾個兒子都娶了秦公主,女兒們也都嫁給秦族的公子。三川郡守李由請假回咸陽,李斯在家里擺酒宴,百官們都前往祝賀,門前的車馬數以千計。李斯不禁喟嘆說:“唉!我曾聽荀卿說‘事物忌諱太過分’。我李斯原是上蔡的一個平民,街道里的普通百姓,皇帝不知道我愚笨,才把我提拔到這個地位。當今作為臣子的,地位沒有處在我之上的,可以說是達到富貴的極點了。事物發展到了極點,就必然衰敗下來,我不知道將來的吉兇及歸宿在哪里呢!”
  
  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,始皇出游到會稽山,沿海而上,往北到達瑯琊山。丞相李斯、中車府令趙高兼掌符璽令的事務,都隨從皇帝出巡。始皇有二十多個兒子,長子扶蘇因為屢次直言勸諫皇上,始皇就派他去上郡監督軍隊,蒙恬擔任將軍。小兒子胡亥最得始皇的寵愛,他請求跟隨出巡,始皇答應了他。其余的兒子都沒能隨從。
  
  這年七月,始皇到達沙丘,病得很厲害,讓趙高寫信給公子扶蘇說:“把兵權交給蒙恬,到咸陽參加喪禮然后安葬。”信已封好,還沒有交給使者,始皇就去世了。書信和璽印都在趙高那兒,只有公子胡亥、丞相李斯、趙高以及始皇所寵幸的宦官五六個人知道始皇去世了,其余群臣都不知道。李斯認為皇帝在外面去世,沒有正式確定太子,所以封鎖消息。把始皇的尸體安放礪車京車中,百官上奏政事和進獻食物都像原來一樣,宦官們就從礪車京車里批準百官所上奏的政事。
  
  趙高于是扣留了始皇給扶蘇的璽印和書信,而對公子胡亥說:“皇上逝世,沒有詔令封立諸公子中誰為王,而只給了長子扶蘇一封信。等長子到來,就會立為皇帝,而你卻連尺寸封地都沒有,對此該怎么辦?”胡亥說:“本來是這樣嘛!我聽說,賢明的君王最了解他的臣子,賢明的父親最了解他的兒子。父皇臨終時,不封賜他的兒子們,有什么好說的呢!”趙高說:“不是這樣。當今天下的大權,生死存亡都在于你與我和丞相李斯手中,希望你能考慮。況且讓別人向自己稱臣和自己向別人稱臣,控制別人和被別人控制,難道可以同日而語嗎?”胡亥說:“廢棄長兄而擁立弟弟,這是不義;不遵奉父親的遺詔而怕死,這是不孝;才能淺薄,勉強依靠別人來成功,這是無能。這三種行為都是違背道德的,天下人心不會服,自身危險,國家也會滅亡。”趙高說:“我聽說商湯、周武王殺死了他們的君王,天下都認為合理,不能算是不忠。衛君殺死了他的父親,而衛國人稱頌他的功德,孔子還記載了這件事,因此這樣做不算是不孝。做大事的人不拘泥小節,行大德不謙讓。鄉里的風俗習慣,和百官的工作也各不相同。因此只顧細節而遺忘大體,日后必定有禍害;猶豫不決以后必定后悔。果斷并敢于去做,鬼神都會逃避,后來必能成功。希望你就這樣去做。”胡亥喟然嘆道:“現在皇上剛去世,還沒有發喪,喪禮還沒有結束,怎好拿這件事去要求丞相呢!”趙高說:“時間啊時間,短暫得來不及謀算!就像攜帶干糧騎著快馬趕路一樣,唯恐耽誤了時機!”
  
  胡亥已經同意了趙高的意見,趙高就說:“不跟丞相一起謀劃,恐怕事情不會成功,我請求替你去與丞相一起謀劃。”趙高就去對丞相李斯說:“皇上臨終的時候,給長子一封信,叫他到咸陽參加喪禮,并立他為皇位的繼承人?墒切胚沒有發出,皇上已經去世了,這事還沒有別人知道。給長子的信和璽印都在胡亥那兒,確定太子的事,就在你和我趙高的口中。事情怎么辦?”李斯說:“怎么能說出這種亡國的話呢!這不是我們做人臣的所應該議論的!”趙高說:“你自己估量一下,你的才能與蒙恬相比怎么樣?你與蒙恬相比誰的功勞高?深謀遠慮而不失誤與蒙恬相比怎么樣?不被天下人怨恨與蒙恬相比怎么樣?跟長子扶蘇有故交又深得信任與蒙恬相比怎么樣?”李斯說:“這五項我都比不上蒙恬,而你干嗎要對我責備得這么深刻呢?”趙高說:“我本來只是宦官這樣的仆役,僥幸因為嫻熟獄法文書而進入秦朝宮廷,管事已有二十多年,還沒見到被秦王罷免的丞相或功臣,有把封爵傳到第二代的,最終都是被誅殺而死;实鄣亩鄠兒子,都是你所了解的。長子扶蘇剛強勇敢,對人信任,善于鼓勵士兵,他繼位的話,必定任用蒙恬當丞相,你就終究不可能帶著通侯的印綬回到家鄉,這是很明顯的。我接受皇上的詔令教育胡亥,讓他學習法令已好幾年了,沒見過他有什么過失。胡亥仁慈忠厚,輕財重士,內心明白但不善于言辭,竭盡禮儀敬重賢士,秦國的公子中沒有能比得上他的,可用他作皇位繼承人。希望你考慮以后決定這件事。”李斯說:“你還是回去干該干的事去吧!我李斯遵奉皇帝的遺詔,聽從天命,還有什么可考慮決定的呢?”趙高說:“安全可以轉為危險,危險可以轉為安全,安全和危險都沒有確定,怎么能算聰明人呢?”李斯說:
  
  “我李斯原是上蔡街道里的平民,皇上之所以提拔我為丞相,封為通侯,讓我的子孫都得到尊貴的地位和豐厚的俸祿,是因為要把國家存亡安危的重擔交托給我。我怎么能辜負呢!忠臣只有不避死才差不多,孝子不勤勞就會危害自身,做人臣的只是各守本分的職責罷了。你不要再說了,否則就將會使我李斯蒙受罪過。”趙高說:“我聽說圣人處世變動無常,能夠順應變化而順從時勢,看到事物的苗頭,就能知道事物的根本,看到事物的指向,就能知道事物的歸宿。事物本來就是這樣的,哪能有固定不變的法則呢!當今天下的權力和命運都掌握在胡亥手中,我趙高能揣摩出胡亥的心意!況且由外部來制服內部就是作亂,從下面控制上面就是叛賊。所以秋霜一降,花草就凋落,春暖冰解水流動,萬物就生長,這是必然結果。你為什么遲遲不能明白呢?”李斯說:“我聽說晉國變換太子,結果三代政局不安;齊桓公兄弟爭奪王位,身死后被殺戮;殷紂王殺死自己的親戚,不聽勸諫,國家變成廢墟,終于使國家滅亡。這三件事都是違背天理的,弄得國破家亡,宗廟沒有人祭祀。我李斯是人,怎么能參與這樣的陰謀!”趙高說:“上下同心協力,就可以長久;內外一致,事情就不會有差錯。你聽從了我的計策,就永遠可以得到封侯,世世代代封爵。而且你也必定有王子喬、赤松子那樣的長壽,像孔子、墨子那樣的智慧。
  
  如果你放棄這個機會而不肯去干,就連你的子孫都會遭受禍殃。我實在替你心寒。聰明人是能因禍而得福的,你打算如何處置呢?”李斯于是仰天長嘆,流著淚嘆息說:“唉!
  
  我偏偏遭遇這樣的亂世,既然不能以死效忠,又向哪里去寄托我的生命呢!”于是李斯聽從了趙高的計謀。趙高就報告胡亥說:“我奉太子你的命令去通知丞相李斯,丞相李斯豈敢不奉命!”
  
  于是李斯就與他們一起謀劃,假稱受了始皇給丞相的遺詔,立胡亥為太子。另外偽造了一封始皇給長子扶蘇的信說:“我巡視天下,向各處名山的神靈祈禱以求延長壽命。
  
  現在扶蘇和蒙恬帶領著幾十萬大軍駐守邊境,已有十多年了,不能繼續拓展國土,士兵傷亡卻很多,沒有點滴功勞,反而屢次上書直言誹謗我的所作所為,因為不能解除監兵職務回來做太子,就日夜怨恨。扶蘇做兒子不孝順,現在賜劍讓你自殺!將軍蒙恬與扶蘇一起在外,不能糾正扶蘇的過失,應該知道他的陰謀。蒙恬做人臣不忠,賜死,把軍隊交給副將軍王離。”封好書信并加蓋上皇帝的璽印,派遣胡亥的門客送信到上郡交給扶蘇。
  
  使者到達后,扶蘇拆開信一看,就哭泣起來,他走進內室要自殺。蒙恬勸止扶蘇說:
  
  “陛下在外巡視,沒有確立太子,派我率領三十萬大軍駐守邊境,派公子任監軍,這是天下的重任。如今派了一個使者來,你就要自殺,你怎知這不是詭計呢?請你再請示一下,然后自殺也不遲!”使者一再催促他。扶蘇為人仁厚,對蒙恬說:“父親令兒子自殺,那還要再請示什么呢!”立即自殺了。蒙恬不肯自殺,使者就把他交給獄官,囚禁在陽周。
  
  使者回來報告,胡亥、李斯、趙高都很高興。到了咸陽,就給始皇發喪,太子胡亥繼位成為二世皇帝。任命趙高作郎中令。趙高經常在宮中侍奉皇帝,掌握朝中大權。
  
  二世皇帝閑居無事,就把趙高叫來商議事情,對他說:“人生活在世間,就像六馬所駕的車子飛奔過縫隙一樣短暫。我既然已經統治天下了,想要充分滿足耳目的愛好,窮盡心里所喜愛的樂趣,而又使宗廟安定,百姓悅樂,永遠享有天下,直到我壽命終止。我的想法行嗎?”趙高說:“這是賢明的君主所能做到的,但昏亂的君主卻是嚴禁的。請讓我說吧,我不敢逃避刀斧的殺戮,但希望陛下稍加留意。那沙丘的密謀,諸位公子和朝中的大臣都有所懷疑,但公子們都是陛下兄長,大臣又是先帝所任命的,F在陛下剛剛登位,他們這班人心里總是不服氣,恐怕會發生變亂。況且蒙恬已經死了,而蒙毅還在外帶兵,我總是心驚膽戰,唯恐不得好下場。陛下怎能享受這種快樂呢?”二世皇帝說:
  
  “對此該怎么辦呢?”趙高說:“用嚴峻的法令,苛刻的刑罰,讓有罪的人互相牽連受誅,甚至收捕整個家族。誅滅大臣,疏遠皇族骨肉之親;讓貧窮的人富裕起來,使卑賤的人高貴起來。把先帝所任命的大臣全部開除,另外任用陛下所親信的人,同他們接近。這樣他們就會從內心感激并歸附陛下。禍害清除了,奸謀杜絕了,群臣中沒有誰不承受你的恩澤,蒙受你的厚德,這樣陛下就可高枕無憂,縱情享樂了。沒有比這更好的計策了!”
  
  二世皇帝認為趙高的話很對,就重新制定法律。于是只要群臣和公子們有罪,二世皇帝就把他們交給趙高,令趙高審訊法辦他們。趙高誅殺了大臣蒙毅等人,十二個公子在咸陽市被殺死,十位公主在杜縣被分尸,他們的財產都收歸國家。受牽連的人數不勝數。
  
  公子高想逃亡,又害怕連累家族,就上書說:“先帝健在時,我進入宮廷先帝就賜給我食物,出宮的時候就賜給我乘車。先帝內庫里的衣服,我得到過賞賜;先帝馬房里的寶馬,我也得到過賞賜。我本該陪同先帝死去,卻沒有做到。這是我作為兒子不孝順,作為臣子不忠誠,不忠不孝的人,沒有名目活在世上,我請求陪同先帝死去,希望能安葬在驪山腳下。請求皇上哀憐我。”接到上書,胡亥非常高興,召來趙高,給他看公子高的上書,說:“這可以說是情急無奈吧?”趙高說:“做人臣的連擔心死亡都來不及,哪里還有心思圖謀叛亂呢!”胡亥同意公子高的請求,賞賜十萬錢作為安葬的費用。
  
  法令誅罰一天比一天嚴厲苛刻,群臣們人人自危,想要叛亂的人很多。二世皇帝又建造了阿房宮,修筑直道、馳道,租稅越來越重,兵役和徭役沒完沒了。因此來自楚的邊兵陳勝、吳廣等人就起來造反,起義從山東發生,英雄豪杰群起響應,各自立為侯王,反叛秦朝,一直進軍到鴻門才撤退。
  
  李斯屢次請求給機會進諫,二世皇帝都沒有允許。
  
  李斯的兒子李由擔任三川郡守,群盜吳廣等人向西攻略土地,過往之處無法禁止。
  
  章邯擊敗吳廣等人的軍隊以后,使者相繼去三川查辦,并譏誚責備李斯身居三公的地位,為什么竟讓盜寇如此猖獗。李斯害怕,但看重爵位俸祿,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。就奉迎二世的心意,想求得寬容。
  
  上書稟奏后,二世皇帝很高興。從此施行督察責罰更加嚴厲。向人民收稅最重的,被認為是賢明的官吏。二世皇帝說:“像這樣才可以說是能實施督察責罰了。”受刑的人在路上絡繹不絕,死尸每天堆積在街市上。殺人多的被認為是忠臣。二世皇帝說:“像這樣才可以說是能實行督察責罰了。”
  
  當初,趙高擔任郎中令,殺害的人和報私仇的事很多,恐怕大臣們在入朝奏事時揭露自己,就勸二世皇帝說:“天子之所以尊貴,只是由于群臣光能聽到他的聲音,而不能見到他的容貌,所以稱為‘朕’。而且陛下年紀很輕,未必什么事情都懂,現在坐在朝廷上,如果對懲罰或獎賞有處理不當的地方,就會被大臣們看出短處,那就不能向天下人顯示你的神明了。況且陛下拱手深居宮中,跟我以及侍奉陛下的幾個熟悉法令的人等待大臣們把事情呈奏上來,然后再權衡辦理。這樣,大臣們就不敢再上奏那些疑惑人的事情,天下的人就都會稱你是圣主了。”二世皇帝采納了趙高的意見,就不坐在朝廷上接見大臣,而深居宮中。趙高常常侍侯左右執政,政事都由趙高決定。
  
  趙高聽說李斯有話要對皇帝說,就去見丞相說:“關東地區盜賊很多,現在皇上卻加緊增派勞役修建阿房宮,搜集狗馬等沒有用處的玩物。我想要諫阻,因為地位卑賤。這其實是你的事,你為什么不進諫呢?”李斯說:“本來呀,我早就想說了?墒乾F在皇上不坐在朝廷上,皇上住在深宮里,我有話要說,但無法傳達。想要進見,又沒機會。”趙高對他說:“你如果真要進諫的話,請允許我趁皇帝有空的時候告訴你。”
  
  于是趙高就趁二世皇帝正在歡宴娛樂,宮中美女在面前侍侯的時候派人告訴丞相說:“皇上正有空閑,你可以來稟奏事情。”丞相于是來宮門求見,這樣一連三次。二世皇帝發怒說:“我平常有很多空閑的日子,丞相不來;我正在私宴娛樂的時候,丞相就來請示事情。丞相是瞧不起我呢?還是故意難為我呢?”趙高趁機說:“這樣就危險了!沙丘的計謀,丞相參與了,F在陛下已經立為皇帝,可是丞相地位并沒有提高,內心也希望能夠割地封王。而且陛下不問我,我也不敢說。丞相的長子李由擔任三川郡守,楚地盜賊陳勝等人都是丞相鄰縣的人,所以楚地盜賊公開橫行,經過三川郡的時候,李由只是守城,卻不肯出擊。我趙高聽說他們之間互相有文書往來,因為還沒有得到那確切情況,所以不敢來告知陛下。而且丞相處在宮外,權勢比陛下還重。”二世皇帝認為趙高說得很對。他想要懲辦丞相,又恐趙高所說不確,于是就派人去調查三川郡守李由和盜賊勾結的情況。李斯聽到了這個消息。
  
  這時,二世皇帝在甘泉宮,正在觀賞摔跤和雜戲的表演。李斯不能見到二世皇帝,就上書揭露趙高的短處說:“我聽說,臣子如果懷疑國君,沒有不危害國家的;妻妾懷疑丈夫,沒有不危害家庭的,F在有的大臣在皇上身旁獨攬賞罰大權,與陛下沒有兩樣,這就非常不好。從前司城子罕當宋國的宰相,親自執行刑罰,以確立自己的威信,一年之后就篡奪了王位。田常當齊簡公的臣子,爵位在國內沒有誰能和他匹敵,私人財富和公家相等,他行惠施德,下得百姓之心,上得群臣之心,暗中竊取了齊國的政權,在庭院里殺死了宰予,又在朝堂上殺害了齊簡公,終于取得了齊國。這是天下都清楚知道的事情,F在趙高有奸邪的心志,叛逆的行為,就像子罕當宋國的宰相時一樣;趙高私人的財富,也像田常在齊國那樣。趙高兼有田常和子罕的叛逆之道,而且竊奪了陛下的威信,他的野心就像韓王己當韓王安的宰相一樣。陛下如果不想對策,我恐怕他會叛亂。”
  
  二世皇帝說:“為什么呢?趙高原本是宦官,卻不因為安逸而隨心所欲,也不因為危難就改變忠心。他行為廉潔一心向善,自從到這里以來,因為忠誠而得到提拔,因為守信而保有祿位。我確實認為他賢良,而你卻懷疑他,為什么呢?而且我年輕時就失去了父親,沒有什么見識,不懂得治理百姓,而你又老了,恐怕就要與天下無緣了。我不把國家托付給趙高,又該給誰呢?而且趙高為人精明廉潔年富力強,下能了解民情,上能合我心意。你不要懷疑。”李斯說:“不是這樣。趙高本只是個卑賤的人,不懂得事理,貪欲無厭,求利不停,地位權勢,僅次于皇上,他欲望無窮,我所以說危險。”二世皇帝已信任趙高,恐怕李斯殺死他,就私下把這些話告訴了趙高。趙高說:“丞相所擔心的只有我趙高,我死后,丞相就要干田常所干的事了。”于是二世皇帝說:“就把李斯交給郎中令吧!”
  
  趙高審訊李斯。李斯被拘捕捆綁,關在監獄里,仰天嘆息著說:“唉,可悲!無道的君主,怎么能為他出謀劃策呢!以前夏桀殺死關龍逢,商紂殺死王子比干,吳王夫差殺死伍子胥。這三個臣子,難道不忠嗎?然而都不免一死,身雖死了,可是他們所忠的人不對,如今我的智慧比不上他們三人,而二世皇帝的昏庸無道又超過夏桀、商紂和夫差,我因盡忠而被殺死,死得其所了。況且二世治理天下,難道不是亂來嗎!不久以前殺死自己的兄弟而自立為皇帝。殺害忠臣,尊寵卑賤的人,修建阿房宮,向天下橫征暴斂。我并不是沒有勸諫,而是他不肯聽從我。大凡古代圣明的君王,飲食有節制,車馬器用有限數,宮殿居室有限度,下令舉辦事情,增加費用卻不能有利于人民的,一律禁止,所以能長治久安,F在二世的行為逆于兄弟倫常,不考慮后患;誅殺忠臣,不顧忌災殃;大規模地建造宮室,向天下加重賦稅,不愛惜錢財。這三件事已經做出來了,可是天下人都不會服從,F在反叛的人,已經占據天下一半的土地,可是二世心里還不覺悟,而用趙高為輔佐,我必定會看到賊寇攻進咸陽城,麋鹿將在朝廷游蕩了。”
  
  于是二世皇帝就派趙高審理丞相李斯的案件,定罪名,責問李斯和他的兒子李由謀反的情況,逮捕了李斯所有的宗族和賓客。趙高審訊李斯,拷打了他一千多下,李斯忍受不了疼痛,只好屈打成招。李斯之所以不自殺,是因為自認為能言善辯,有功勞,確實沒有謀反的動機,希望能夠有機會上書自我辯解,希望二世皇帝醒悟而赦免他。李斯就奏書遞交以后,趙高叫獄官棄置不上奏。趙高說:“囚犯怎能上書!”
  
  趙高指使他的黨羽分為十幾批,假扮作御史、謁者、侍中等官員,輪流去審訊李斯。
  
  李斯改成用實情對答,趙高總是派人再拷打他。后來二世皇帝派人向李斯驗證口供,李斯以為又同前幾次一樣,終于不敢改變口供,表示服罪。趙高把判決呈遞上去,二世皇帝高興地說:“沒有趙君,我幾乎被丞相出賣了。”等到二世皇帝派去調查三川郡守的使者到達三川時,項梁已經殺死了李由。使者回來時,又正值李斯被交給獄官看管,趙高就偽造了李由謀反的罪狀。
  
  秦二世二年七月,李斯被判受五刑,在咸陽市上腰斬。李斯走出監獄,跟他的次子一同被押解,回頭對他的次子說:“我想和你再牽著黃狗,一同出上蔡東門去追逐狡兔,還能辦得到嗎!”父子兩人就相對痛哭。三族的人都被誅殺。
相關文章推薦:
  • 九種酷刑誅殺李斯 慘不忍睹
  • 李斯簡介,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故事
  • 李斯簡介,李斯個人生平資料
  • 李斯為什么要殺韓非?李斯因妒殺韓非的故事
  • 韓非子的死與李斯有關嗎?韓非和李斯什么關系?
  • “半斤八兩”什么意思?和李斯改革有關
  • 李斯諫逐客
  • 如何評價李斯?名人對李斯的評價
  • 李斯的老鼠哲學:“我”要當一只糧倉里的老鼠
  • 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結局怎么樣?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