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.cottonbowlgame.com
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歷史人物 >

陳平簡介,陳平介紹,陳平的故事

發布時間:2019-10-16 22:22:35 來源: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:
  丞相陳平,是陽武縣戶牖鄉人。小時候家里貧困,愛好讀書,有三十畝田地,只跟哥哥陳伯住在一起。陳伯一直耕種田地,聽任陳平外出游學。陳平長得身材高大,相貌英俊漂亮。有人對陳平說:“你家里很窮,究竟吃了什么東西而長得這么胖?”他的嫂嫂嫉恨陳平不顧家庭,不從事生產,就說:“也不過就吃些糟糠而已。有這樣的小叔子,不如沒有。”陳伯聽說后,就趕走妻子,把她休了。
  
  等到陳平長大成人,可以娶媳婦了,富戶人家沒有誰愿意把女兒嫁給他,而娶貧家女子做媳婦陳平又覺得羞恥。過了很久,戶牖有個富人叫張負,張負的孫女五次嫁人,而每次丈夫都早早死了,沒有人敢娶她。陳平卻想得到她。鄉里有喪事,陳平因為家貧,到喪家幫忙,早去晚歸十分賣力。張負在喪家看到了他,特別看中魁梧英俊的陳平,陳平也因為這個緣故很晚才離開。張負尾隨陳平來到他家里,他家就在靠著外城墻的偏僻小巷里,用破席當門,但門外卻有很多貴人停車留下的車軌痕跡。張負回到家里,對他的兒子張仲說:“我想把孫女許配給陳平。”張仲說:“陳平家里很窮,又不從事生產勞動,全縣的人都嘲笑他的所作所為,為何偏偏要把女兒嫁給他呢?”張負說:“哪有像陳平這樣相貌堂堂的人會久居貧賤的呢?”最后還是把孫女嫁給了陳平。因為陳平家里窮,就借給他錢作聘禮,又給他置辦酒席的錢以便讓他娶妻過門。張負告誡他的孫女說:“不要因為陳平家里貧窮的緣故,就不恭謹地侍奉他們。侍奉哥哥陳伯要像侍奉父親一樣,侍奉嫂嫂要像侍奉母親一樣。”陳平娶了張家的女兒后,資財日益富饒,交游的范圍越來越廣。
陳平簡介,陳平介紹,陳平的故事
  
  鄉里祭祀社神,陳平做了主刀分祭肉的人,分配祭肉時非常均勻。鄉中父老們說:
  
  “很好,陳家的孩子分配祭肉很公平!”陳平說:“唉呀,如果讓我陳平治理國家,我也會像分祭肉一樣公平!”
  
  陳涉起兵在陳縣稱王,派周市攻取平定魏地,立魏咎為魏王,在臨濟與秦軍互相交戰。陳平在此以前就已經辭別哥哥陳伯,跟其它少年一起到臨濟去侍奉魏王咎。魏王任命他為太仆。向魏王進言,魏王不聽從;有人讒毀他,陳平就逃走了。
  
  過了很久,項羽攻城略地到達黃河邊上,陳平前去歸附他,跟隨他入關滅秦,賜給陳平卿的爵位。項羽東去在彭城稱霸王的時候,漢王回師平定三秦,向東進軍,殷王背叛楚國。項羽于是封陳平為信武君,率領魏王咎在楚國的賓客前往,攻打并降服殷王而后返回。項王派項悍拜陳平為都尉,賜給他黃金二十鎰。沒過多久,漢王攻占殷國。項王大怒,將要誅殺平定殷國的將吏。陳平害怕被殺,于是封存好項王所賜的黃金和官印,派人歸還項王,而陳平只身走小路帶劍而逃。渡黃河的時候,船夫看他是個魁梧的美男子,又是一個人獨行,就懷疑他是逃亡的將領,腰中應該藏有金玉寶器,目光緊盯著他,想殺掉陳平。陳平害怕,就解開衣服赤身露體幫船夫撐船。船夫知道他一無所有,這才打消了殺他的念頭。
  
  陳平就到修武投降了漢軍,通過魏無知求見漢王,漢王召他進去相見。當時萬石君石奮擔任漢王的中涓,接受陳平謁見,引他進去拜見漢王。陳平等七個人都進去拜見漢王,漢王賜給他們食物。漢王說:“吃完后,就到客舍去休息吧。”陳平說:“我是為大事而來的,所要說的話不能超過今天。”于是漢王跟他交談并且很喜歡他,問道:“你在楚國的時候官居何職?”陳平說:“做都尉。”漢王當天就拜陳平為都尉,讓他為漢王陪乘,并負責監護軍隊。將領們為之嘩然,說:“大王今天得到一個楚國的逃兵,還不知道他的本領大小,就立即與他同乘一輛車,并且反而讓他監護軍中的老將!”漢王聽到后,對陳平更加寵信。于是陳平跟隨漢王向東討伐項王。到達彭城,被楚軍打敗。率軍撤回,沿途收聚散兵到達滎陽,任命陳平為亞將,隸屬于韓王信,駐軍廣武。
  
  絳侯、灌嬰等人都詆毀陳平說:“陳平雖是個魁梧的美男子,但也不過像帽子上的飾玉罷了,內中未必有什么本領。我們聽說陳平在家的時候,跟他的嫂子私通;侍奉魏王沒被容納,就逃去投靠楚王;投靠楚王后又不合意,就又逃來歸附漢王。如今大王賜給他高官,讓他監護軍隊。我們聽說陳平接受諸將的賄賂,給錢多的就得到美差,給錢少的就得到苦差。陳平,是個反復無常的亂臣,希望大王明察。”漢王懷疑陳平,召來并責備魏無知。魏無知說:“我所講的,是他的才能;陛下所問的,是他的品行。如今即使有尾生、孝己的德行,但卻無補于戰爭的勝負,陛下哪有閑功夫用他們嗎?目前楚漢相互對峙,我推薦擅長奇謀妙計的人才,只考慮他的計謀是否真的有利于國家。況且跟嫂子通奸、貪愛錢財就值得懷疑嗎?”漢王召來陳平責備說:“先生侍奉魏王不相合,就投奔楚國,現在又背棄楚國前來追隨我,講信義的人難道都是這樣三心二意的嗎?”陳平說:“我侍奉魏王,魏王不能采納我的計策,所以離開他去侍奉項王,項王不能信任人,他所信任和喜愛的,不是項氏宗族就是妻子的兄弟,雖然有奇才也不能任用,我于是離開了楚王。
  
  聽說漢王能夠任用人才,所以歸附大王。我兩手空空而來,不接受錢財就沒有資金費用。如果我的計謀有可以采納的,就希望大王采用;如果沒有可采納的,錢財都還在,請允許我封存好送交官府,并請大王準許我帶著這把骨頭離去。”漢王于是向他道歉,給了他許多賞賜,任命他為護軍中尉,監護所有的將領。各位將領這才不敢再說什么。
  
  此后,楚軍發動猛攻,截斷漢軍的糧道,把漢王包圍在滎陽城。過了很長時間,漢王十分憂慮,請求割讓滎陽以西地區跟楚軍講和,項王不答應。漢王對陳平說:“天下紛擾混亂,什么時候能夠安定呢?”陳平說:“項王的為人,恭敬而愛人,清廉守節、喜好禮義的士人大都歸附于他。至于論功行賞,授予爵位和封邑,項王卻非常吝嗇,士人也因此不再歸附他。如今大王傲慢而不講禮儀,清廉守節的士人不來歸附;但是大王能夠把爵位封邑慷慨地送給別人,那些品行頑劣、貪利無恥的人士也大多來投漢王。如果能夠去掉雙方的短處,吸收雙方的長處,天下在揮手之間就可以平定了。然而大王卻恣意侮辱別人,不能得到清廉守節的士人。但是楚國也有可以擾亂的地方,項王的忠誠剛正的臣子如亞父范增、鐘離繻、龍且、周殷等輩,不過幾人而已。大王如果能拿出幾萬斤黃金,施用反間計,離間楚國君臣,使他們互生疑心,項王為人猜忌多疑,聽信讒言,必定使楚國內部互相殘殺。漢王趁機發兵攻打,就一定能打敗楚軍。”漢王認為有道理,于是拿出四萬斤黃金交給陳平,讓他任意支用,不過問他的支出情況。
  
  陳平用大量金錢在楚軍內部開展反間工作以后,散布流言說鐘離繻等將領為項王領兵征戰,功勞很大,然而始終不能得到封地而稱王,想跟漢王聯合,消滅項氏而瓜分楚地。項羽果然產生懷疑,不再信任鐘離繻等人。項王已經懷疑鐘離繻等人,就派使者到漢軍那里探聽情況。漢王準備了最高規格的菜肴,讓人端進來?吹绞浅醯氖拐,就假裝驚訝地說:“我以為是亞父的使者,原來是項王的使者!”又讓人把菜肴端走,換上一些粗劣的食物給楚王的使者吃。楚王的使者回去,把情況詳細報告了項王。項王果然對亞父范增大生疑心。范增想迅疾攻下滎陽城。項王不信任他,沒肯答應。范增聽說項王懷疑自己,就憤怒地說:“天下事大局已定,君王好自為之!我請求帶著這把老骨頭退休回家!”范增回歸,還沒到達彭城,就因為背上的毒瘡發作而死了。陳平于是趁夜派二千名女子從滎陽城東門出城,楚軍就去攻打她們,陳平就和漢王從滎陽城西門連夜逃了出去。于是回到關中。收拾殘兵再次東進。
  
  第二年,淮陰侯攻破齊國,自立為齊王,派使者報告漢王。漢王大怒,破口大罵,陳平暗中踩了踩漢王的腳。漢王也醒悟過來,于是很好地招待齊王的使者,終于派張良去冊立韓信為齊王。把戶牖分封給陳平。漢王采用陳平的奇計妙策,終于滅了楚國。陳平曾經以護軍中尉的身份跟隨漢王平定了燕王臧荼的叛亂。
  
  漢六年,有人上書告楚王韓信謀反。高帝詢問各位將領,眾將說:“趕快發兵活埋這小子算了。”高帝沉默不語。又問陳平,陳平一再推辭,說:“各位將領怎么說的?”高帝就把將領們的話全都告訴了他。陳平說:“這人上書說韓信謀反,還有別人知道嗎?”高帝說:“沒有。”陳平說:“韓信知道嗎?”高帝說:“不知道。”陳平說:“陛下的精銳部隊與楚王的軍隊相比誰的強?”高帝說:“比不上他的軍隊。”陳平說:“陛下的將領用兵打仗有能超過韓信的嗎?”高帝說:“沒人比得上他。”陳平說:“如今軍隊不如楚兵精銳,將領的才能也不能跟韓信相比,卻發兵攻打他,這是促使他發兵作亂,我私下為陛下感到危險。”高帝說:“怎么辦呢?”陳平說:“古代天子巡視天下,會合諸侯。南方有云夢澤,陛下只需出去假裝巡游云夢,在陳縣會合諸侯。陳縣,在楚國的西部邊界,韓信聽說天子以友好的態度外出巡游,勢必會認為無事而到郊外迎接陛下。等拜見的時候,陛下乘機逮捕他,這只不過是一個力士就能辦到的事情。”高帝認為有道理,于是派出使者告訴諸侯到陳縣相會,說:“我將南下到云夢巡游。”高帝于是隨即出行。還沒有到達陳縣,楚王韓信果然到郊外的路上迎接。高帝預先埋伏好武士,見韓信到來,就立即把他抓住捆綁起來,裝在后車里面。韓信喊道:“天下已經平定,我本來就應當被烹殺!”高帝回頭對韓信說:
  
  “你閉嘴。你謀反,已經很明顯了!”武士把韓信反綁起來。于是在陳縣會見諸侯,徹底平定了楚地。高帝回到洛陽,赦免了韓信,重新讓他做淮陰侯,而與功臣們剖符確定封地。
  
  于是和陳平剖符,世世代代不斷絕封號,封他為戶牖侯。陳平推辭說:“這不是我的功勞。”高帝說:“我采用先生的計謀,克敵制勝,不是你的功勞又是誰的?”陳平說:“如果不是魏無知,我怎么可能得到進用?”高帝說:“像你這樣,可以說不忘本了。”于是又賞賜魏無知。第二年,以護軍中尉的身分跟隨高帝在代地攻打反叛的韓王信。倉猝間來到平城,被匈奴包圍,七天沒吃上飯。高帝采用陳平的奇計,派人去見單于閼氏,包圍因此得以解除。高帝脫身出來后,對陳平的計策加以保密,世間無人知道。
  
  高帝向南經過曲逆,登上城樓,看到城中的房屋十分寬大,說:“好壯觀的縣城!
  
  我巡行天下,只見過洛陽跟這個縣一樣。”回頭問御史說:“曲逆的戶口有多少?”回答說:
  
  “起初秦朝的時候有三萬多戶,其間多次發生戰亂,許多人逃亡躲藏,如今現存五千戶。”
  
  于是就詔令御史,改封陳平為曲逆侯,全縣都給他做食邑,取消以前所封的食邑戶牖鄉。
  
  此后曾經以護軍中尉的身分跟隨高帝平定陳議和黥布的叛亂。一共出過六次奇計,每次都增賜封邑,一共六次增賜封邑。有的奇計非常秘密,世間沒人知曉。
  
  高帝平定黥布的叛軍后歸來,傷病得很厲害,緩緩回到長安。燕王盧綰反叛,高帝派樊噲以相國的身份率兵攻打叛軍。出發后,有人進讒言詆毀樊噲。高帝發怒說:“樊噲見我生病,就希望我死。”采用陳平的計謀,把絳侯周勃召到床前接受詔令,說:“陳平速乘傳車載上周勃取代樊噲統率軍隊,陳平到達軍中就立即將樊噲斬首!”二人受詔以后,急馳傳軍,還沒到達軍營,路上商議說:“樊噲一是高帝的老朋友,功勞很大,而且又是呂后的妹妹呂?的丈夫,和高帝有親戚關系并且地位顯貴,高帝因為憤怒的緣故,想殺了他,恐怕將會后悔。寧可把他囚禁起來交給高帝,讓高帝自己誅殺他。”沒有到達軍中,就建立盟壇,用天子的符節召見樊噲。樊噲接受詔令,立即被反綁起來裝上囚車。
  
  傳遞押送到長安,而讓絳侯周勃代替他統率軍隊,平定燕國反叛的各縣。
  
  陳平在路上聽說高帝駕崩,害怕呂?進讒言而使呂后發怒,就急馳傳車先行。路上遇到使者詔令陳平和灌嬰駐守滎陽。陳平接受詔令,立刻又急馳來到宮中,哭得很悲哀,就在高帝靈前向呂后奏報出使的事情。呂太后哀憐他,說:“你很辛苦,可以出去休息了。”陳平害怕讒言加身,因此堅決請求在宮中宿衛。太后于是任命他為郎中令,說:
  
  “輔佐教導孝惠帝。”此后呂?的讒言才未能得逞。樊噲被押到長安,就赦免并恢復了他的爵位和封邑。
  
  孝惠帝六年,相國曹參去世,任命安國侯王陵為右丞相,陳平為左丞相。
  
  王陵,原來是沛縣人,當初是縣里的豪強。高祖微賤的時候,把王陵當兄長一樣侍奉。王陵沒什么文化,經常意氣用事,喜歡直言。等到高祖在沛縣起兵,進入咸陽,王陵也親自聚集幾千名黨徒,駐在南陽,不肯跟從沛公。等到漢王回師攻打項羽的時候,王陵才率軍歸附漢王。項羽把王陵的母親弄來安置在軍營中,王陵的使者到來,項羽就讓王陵的母親面向東坐,想以此招降王陵。王陵的母親私自送別使者,哭著說:“替老婦我告訴王陵,要恭謹地侍奉漢王。漢王,是忠厚的長者,不要因為老婦我的緣故,而懷有二心。老婦我以死送別使者。”于是伏劍而死。項王大怒,烹煮王陵的母親。王陵終于跟從漢王平定天下。因為他跟雍齒關系很好,而雍齒,是高帝的仇人,而且王陵本來無意跟從高帝,因為這些緣故而被晚封,封為安國侯。
  
  安國侯擔任右丞相后,過了兩年,孝惠帝駕崩。呂后想立呂氏家族的人為王,詢問王陵,王陵說:“不行。”詢問陳平,陳平說:“行。”呂太后發怒,就假裝把王陵提升為皇帝的太傅,實際上不重用王陵。王陵憤怒,稱病辭職,閉門不出,最終也沒有上朝拜見皇帝,七年后去世。
  
  罷免了王陵右丞相之職,呂后就提升陳平為右丞相,以辟陽侯審食其為左丞相。左丞相不參與國家大事,常在宮中處理平常所發生的事情。
  
  審食其也是沛縣人。漢王在彭城戰敗,向西退逃,楚王抓來太上皇、呂后做人質,審食其以家臣的身分侍奉呂后。此后跟隨漢王打敗項羽,被封為侯,受到呂太后的寵信。
  
  等到擔任丞相,住在宮中,百官都要通過他決斷政事。
  
  呂?往常因為陳平以前為高帝謀劃逮捕樊噲,多次進讒言說:“陳平做丞相從不治理政事,整天喝美酒,玩弄婦女。”陳平聽說后,飲酒作樂日甚一日。呂太后聽說后,暗自高興。當著呂?的面對陳平說:“俗話說‘小孩和婦女的話不能信’,只看你對我如何了。不要害怕呂?說你的壞話。”
  
  呂太后立呂氏家族的人為王,陳平假裝聽從。等到呂太后去世,陳平與太尉周勃合謀,最終誅滅了呂氏家族,擁立孝文皇帝,陳平是這件事情的主謀。審食其被罷免丞相職務。
  
  孝文帝即位,認為太尉周勃親自率軍誅滅呂氏,功勞最大;陳平想把尊位謙讓給周勃,就稱病引退。孝文帝剛剛即位,覺得陳平病得很奇怪,就去詢問。陳平說:“高祖的時候,周勃的功勞不如我陳平。到了誅滅呂氏家族,我的功勞也不如周勃。愿意把右丞相的職位讓給周勃。”于是孝文帝就任命周勃為右丞相,位居第一;陳平調任左丞相,位居第二。賜給陳平黃金一千斤,增加封邑三千戶。
  
  沒過多久,孝文皇帝已經更熟悉國家大事了,上朝時問右丞相周勃說:“天下每年判決的案件有多少?”周勃謝罪說:“不知道。”又問:“天下每年的錢糧收支是多少?”周勃又謝罪說不知道,緊張得汗流浹背,羞愧得不能答話。于是文帝又詢問左丞相陳平。陳平說:“有專門負責的人。”文帝說:“誰是專門負責的人?”陳平說:“陛下如果問判決案件的事,就詢問廷尉;問錢糧方面的事,就詢問治粟內史。”文帝說:“如果各項事務都有主管的人,那么你負責的是什么事呢?”陳平謝罪說:“主管大臣官員。陛下不知道我才智低下,讓我勉強居于宰相職位。宰相,對上輔佐天子調理陰陽,順應四時,對下撫育萬物適時生長,對外鎮撫四夷和諸侯,對內親附百姓,使公卿大夫都能勝任各自所擔負的職責。”孝文帝于是稱贊。右丞相周勃大為慚愧,出來后責問陳平說:“你平時為什么不教我應對!”陳平笑道:“你身居丞相職位,不知道丞相的職責嗎?況且陛下如果問起長安城中的盜賊數目,你也想強行回答嗎?”于是絳侯周勃知道自己的才能遠不如陳平。沒過多久,周勃稱病請求免除他的丞相職務,陳平成為左、右合一的丞相。
  
  孝文帝二年,丞相陳平去世,謚號為獻侯。兒子共侯買繼承侯位。共侯買在位兩年去世,兒子簡侯恢繼承侯位;衷谖欢耆ナ,兒子何繼承侯位。何繼位二十三年,犯了強奪他人妻子的罪行,被處以死刑,封國被廢除。
  
  當初陳平說:“我多用陰謀詭計,這是道家所禁止的。我的后代如果被廢黜,也就完了,最終不能再興起,因為我多用陰謀詭計,造成的禍患太深了。”此后他的曾孫陳掌憑借和衛氏的親戚關系,希望能夠接續陳氏原來的封號,然而最終沒能實現。
相關文章推薦:
  • 陳平:富婆是硬道理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薦